工匠之魂,今天比昨天略好 ——記優秀員工鐘守偉

工匠之名歷史悠遠,從曾經被人輕視到如今被人贊許甚至吹捧,它的本色從未隨著歷史的跌宕起伏而改變,尤其在如今這個浮躁的時代之中,它代表著一個時代的堅守,與堅定、踏實、精益求精的態度緊密相連。它不僅是一種情懷更是一份責任,它堅定地站在了夸夸其談與華而不實的對立面上。
——題記
 
他活躍在生產一線,用心做產品,專注面對工作。他似乎一直都在跨越,從什么都不會的刀片加工小白,到現在能夠獨立駕馭價值上千萬數控設備的能工巧匠;從“0”到“1”,從“1”到“成百上千”,無數的參數都爛熟于心。他花了三年時間,讓自己從外行到內行,獨當一面的同時也能帶領小團隊培養新人才。他說:“這沒什么復雜的秘訣,也沒有什么捷徑可以分享,就是專注的干,持續的學”。

他叫鐘守偉,美奢銳眾多專業人才中的先進個人,從事CNC工序操作,是無數厚積薄發、勤懇敬業的一線突出生產者的代表,在這個人人喧嘩的時空之中,他選擇了堅毅和沉樸,他就是美奢銳工匠精神的力行者。


 
第一次見到鐘守偉的時候,我就被他專注細致的工作狀態深深吸引——戴著防塵口罩,穿著整齊工作服的他一邊注意著機器運作的數據,一邊耐心地給新人講解要領。得知我們希望他做一個成長過程的分享時,這個小伙兒一開始有點懵,隨后一改工作時的嚴肅,羞澀地笑了。大概從來沒有站在聚光燈下的他,習慣了默默無聞中踽踽獨行。他一再堅稱自己其實很普通,所有的成績都不過是靠點滴的鉆研積累得來,并沒有什么過人之處。不過這些要是能夠幫助到其他同事、提點新人那自己也是很愿意分享,算是對這幾年的一個回顧總結,希望能對公司盡到自己的綿薄之力。從他的言談之間,似乎不難看出,他對美奢銳帶著一種家的情愫。
 
一、從零起步,責任之重
鐘守偉說他來美奢銳之前,從事的是平面磨床,工作重復乏味,對個人而言并沒有太多發展空間,他思前想后覺著不能把時間都耗在這樣的工作上,所以借著機會在2014年進入美奢銳,從那時候第一次接觸刀片加工的他,才知道原來刀片種類繁多,樣式也各異,運用到的領域也龐雜,在這之前,對于刀片、銑刀根本沒有概念,更別提什么槽型、參數等等。這是一個全新的開始,也是他自己認為的一次重要轉折。全新的認知體驗,帶來的是新奇與喜悅,但是真當自己實踐的時候,才知一切得來皆不易。聽他這樣輕描淡寫自己的工作變遷時,可以感受到他骨子里的一種對庸碌生活的不滿,他的眼睛里看得見閃爍著向上的力量。

在他看來,來這里,他覺得自己是幸運的,主要是這不只是一個工作的地方,而是一個可以學習技能的平臺,這里有一群熱心的同事,有一個手把手傳授技能的師傅,無私地傳授著他的技術經驗。但是,他說這也是現在的他在回顧的時候才明白的,“和現在新來的同事一樣,剛開始我完全是蒙的,每天腦海里都是在‘連連看’,把聽到的產品型號簡易詞硬塞進腦子里,把它們和我新學到的知識連系起來,試著先有一個大概的認識。在這之后,我就抽出空余時間,抱著圖紙資料,反復看各種字母數字代表的意思,找廢刀片去比對,加深記憶。產品了解清楚了,等到學習工具磨實際加工的時候,又開始犯難了。”平淡無奇的心路歷程,我們看到的是一個不畏懼新生事物的鐘守偉,的確是簡簡單單的“對號入座”,但是有多少人會去偷偷地在自己的工作之余掌握自己工作流程的每一個瞬間,并且嘗試從更大的維度上來理解它們?守偉也不是天生就擅長,他也焦慮過,前輩操作得得心應手,輪到自己操作卻漏洞百出,一會兒快,一會兒慢,到頭來漏洞百出,自己也判斷不出是否合格,每出一件產品就要停下來查看,大大降低了生產效率,時間都耽擱了不說,出來的產品也基本是次品,除了這些,還有調工裝,修砂輪等,每一道工序的成敗直接關乎產品質量。他說:“從那時起,我真正感受到‘匠人’的不易,每件產品的誕生,都傾注了頗多心血,作為締造者,必須要對自己手中的產品負責!”雖然看上去,他的法子簡單有效:不會就學,不懂就問,經過較長時間的努力摸索,擺在眼前的問題都迎刃而解。但是,從內里上講,深層的原因和動力在于他的責任感,正是責任感促使他去尋找解決的辦法。

也正是責任感讓他上手之后,并不會輕易地裹足不前,對比其他同事,他們做的又快又好,他只是剛摸清了門路,離得心應手還差一大截。所以,他說:“人要學會不斷的反思,我調好一個工裝能不能縮短現有的時間;開一條槽還有其他省時省力的方法沒;修好一次砂輪調好尺寸又需要多久...”

二、從合格到超越,永不止步
守偉告訴我們,一直是技術工種的他深知:時間就是本錢,質量就是一切,況且在美奢銳我們的要求更高,只有不斷提高效率,才能多生產一件或幾件產品,為我們源源不斷的訂單做好完備的后方補給。

為此,他又踏上了摸索嘗試的征程,如果說前面的努力還只是成為一個合格的工匠,當他開始探索的時候,他的背后就是工匠精神巍峨的身影。調工裝的時候,提前準備好所需工具,用最短的時間調到最適合最順手加工的位置;修砂輪注意怎樣修到砂輪不彈,好用;調刀片尺寸的時候,機床各軸承與產品尺寸的關系,如開C型槽,2軸加減一絲,韌帶寬窄3.5絲,而總寬會加減兩三絲,開S槽,0.2到0.4刀尖圓弧,X軸距離十三四絲,從而可以計算出需要進多少尺寸剛合適,減少對尺寸次數,不用慢慢去試調很多次都調不好,修一次砂輪大約修了多少在對尺寸時,進多少,只需一兩次就能調好,這樣就節約出來很多時間。因此他的效率也有了很大提升,從一天開c型70/80片,到170/180片,甚至已經超過了同事的產能。

鐘守偉說到這,整個臉上開始閃爍極其自信的目光,我們不難看出在多次實踐的基礎上,經過不斷技術攻關和總結,他憑借狠抓技能、踏實學習的工作態度,才逐漸在工作中顯露頭角。這個小伙兒告訴我:“少說多做總是沒錯的,為了趕時間提進度,連水都顧不上喝是常事。專注忙自己的事,看著一件件成品,我覺得所有的都是值得的”。我們知道他是驕傲的,那不只是一份工作,更是一份事業。

三、與其讓時代等等,不如奮起直追
“工作中的鐘守偉是個很有想法的人,敢想敢做,也非常細致務實,樂于接受新事物,是個值得學習的人,”鐘守偉身邊的同事這樣評價他。兩年的工作下來,鐘守偉對技術工作有了一個更為深切的感受:一人操作一臺機械,產能始終是有限的,加班加點的趕產品,產能的增長還是到了一個瓶頸期。幸運的是,不久公司便引進了全自動開槽機,實現了人工到機械的轉變,產值隨即提升,意義重大。不過這也讓他意識到是該和機器打交道的時候了,天天不眠不休,人做不到,但機器可以,要想實現產能提升,勢必要學會怎么和機器打交道。雖是如此,但好像又回到了“0”到“1”的境地。每個人都會在歸零的時候害怕,人生苦短,每一次從零開始都意味著所有的經驗都煙消云散。守偉強大的地方在于,他試圖在新舊工作之間找橋梁。

“我要學的有很多,調機、編程代碼、操作......幸運的是之前學過工裝調試,與開槽機原理是一樣的,學會編程就能簡單操作,所以上手還算快。這也讓我明白,其實所有學過的知識,都是一種隱形的積累,你不知道哪天就會用到。”確實,我們都明白,對于一個習慣了人工操作的傳統技術人來說,突然轉變為機器操作,即便有所接觸,難度也可想而知。但是鐘守偉一步步克服困難,程序代碼不熟悉,那就時刻提醒自己仔細多記,掌握每一個代碼,每一個數字變化代表的含義。鐘守偉說工序化操作中也會遇到很多細節上的問題,稍有一處不周,就可能出現問題影響工作進程。“我也撞過砂輪,雖然沒有人過多責怪我,但是我自己很內疚,這更激發了我一定要掌握的決心”。

從程序代碼到實際周邊磨操作,周邊磨機械多樣,日本WAIDA、天通、阿格頓、不同機械不同操作不同系統。鐘守偉都自己擠出下班時間,鞏固強化知識,實際操作的時候跟隨師傅,一邊看,一邊回想資料知識。“從一臺開槽機到多臺,從最初開槽100多片,到現在一天加工幾千片,產能翻翻的喜悅,往往是我們這種一線工人體會最深的。”

如今的時代,對每一個工人都拉響了警報,看上去AI將會取代所有的人工,實際上并非如此,這個時代淘汰的只能是墨守成規的人,而銳意進取的奮斗者們,他們永遠站在時代的最前沿,窮則變,變則通,他們將變革視為生存的基本法則。。
 
四、比昨天的自己多邁一步
集三年的工作經驗與鉆研心得于一身,工作水平早已領先同齡人,但卻始終如一,專注執著,鐘守偉不愧為先進。“我也不清楚從什么時候開始形成的這種責任心,但是時間節點對我們的約束力的確非常強,其他任何因素拖延的時間,都必須從我們的加班中補回來,年輕人,只要身體能承受,為工作吃點苦沒什么大不了。更何況在美奢銳工匠道路上,只有持續的學習、完善自己才能滿足公司高速發展的需要,專注的干,才可能比昨天多邁一步”鐘守偉這樣講道。

如果把鐘守偉的產出履歷排在一條時間軸上,你會發現這不是一條均勻前進的道路,三年多的時間里,有突飛猛進,也有靜默無奇。但是生活的軌道源之于個人的選擇與追求,再平凡的事也有人力求極致再難,過的坎兒,也有人咬牙堅持。就像鐘守偉說的,或許真的沒有什么捷徑可言,要想把手頭的工作做得比別人出色,就只有持續的學,專注的干。工作就是事業,要用心對待,愿我們每個人都擁有工匠精神,獨運匠心,走好每一步,實現我們的精彩人生!

鐘守偉最令人敬佩的地方是,他的眼睛沒有在看詩和遠方,而是緊緊地將雙腳埋于大地之中,他從不去豪言壯語今日體驗山登絕頂我為峰的勝景,而是不停地告訴自己,今天的這一步我已經超過了昨天,超過一點點這便夠了,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而前進的步伐中每天超過一點點大概就是最夯實的方式,工匠之魂便是如此吧。